【春节特辑】——把名字写在水上(2)

春节特辑 admin 496次浏览 0个评论

 今天是大年初二,在合家团圆、举杯换盏之余,回到房间,回到书桌,我们还会有属于自己的安静时光,这时候,读点文字吧,读点不同时空的记忆,或许,这些文字可以荡涤掉什么,如果有幸,更可能在夜深人静时给我们一种力量。

  这个春节,我们聊何兆武老先生的《上学记》。这是一本有关西南联大的记忆,更是一部对历史、人性、教育的反思。初一到初五,我们会在每个晚上的九点,准时推送这本书的摘录、书评,以及后记。每一篇,都值得用心去读,去品味。

  初一:《上学记》文字摘录

  初二:《上学记》书评(一)——《把名字写在水上》

  初三:《上学记》书评(二)——《随水逝》读《上学记》有感

  初四:《上学记》后记——《把名字写在水上》(一)

  初五:《上学记》后记——《把名字写在水上》(二)

  每一篇文字的最后,我们也会捡拾起《上学记》那个时代的背景,认识下西南联大,认识梅贻琦、蒋梦麟、张伯苓……

  把名字写在水上——

  《上学记》书评(一)文/一束,来自豆瓣

  《上学记》总共读了两遍,第一遍是急于了解书中内容,第二遍是细细嚼赏的。读完以后,有种感觉一直萦绕在心,说不出,道不明。

  这是一本口述著作,该书的执笔者文靖花了两年的时间与何兆武先生进行交谈,正如文靖自己所言,与何先生交谈就像“小的时候搬个马扎凑到邻居家的收音机前,捅一下开关,再拨拉拨拉旋钮,孙敬修爷爷开始讲故事了。于我也一样,读着书中的文字,就像听见先生为我们讲述着属于他的故事。

  在书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何先生对于自由的向往以及他那一颗淡泊的心。先生说:在西南联大做学生的那七年,是他一生中最惬意的一段好时光,自由散漫的作风很符合他的胃口。我们没有福气,不能亲身经历,看看先生关于联大的记忆,亦足够幸福。

  联大老师讲课是绝对的自由,怎么讲,讲什么,全由自己掌握。老师在台上挥斥方遒,学生在台下听得全神贯注,有时候一堂课贯穿几百年,有时候仅仅只讲述一个小小的知识点。想想听着那些令人高山仰止的大师讲课(钱穆、陈寅恪、胡适、钱钟书、金岳霖、冯友兰…)该是何等幸福呀。

  没有任何组织纪律,没有点名,没有排队唱歌,早起晚睡没人管,不上课没人管,甚至人不见了也没有过问,个人行为绝对自由,这是联大学生的在校生活。先生说:自由有一个好处,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比如自己喜欢看的书才看,喜欢听的课才听,不喜欢的就不看、不听。想来今日大学生活和联大亦相差无几,学生上课与否没人管,在不在学校亦无人过问,只是那时的人把逃课的时间拿来提升自我,看自己想看的书,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而今日的我们逃课大都是为了睡觉,为了打游戏,为了闲玩。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与想法,我们不能强求所有的人都认真读书,只要有一部分人不辜负自我,明白生命的意义,这便够了。

  恬淡二字很适合先生,先生总是说:“读书不要太功利”,“生活的内涵不应该过分功利,而在于一种内在的价值。”清华北大在蓝旗营盖新楼,分给先生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先生婉言拒绝了;2001年清华大学试图为先生举办一个八十寿辰的庆祝会,结果那天早上,他的学生去接他,先生却把家门锁上,一人飘然离开。奇妙的是,在读这本书时,我脑海里一直忆起东坡的一首诗: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我想,这也许也是先生的愿望吧。

  书的后记是在夜声人静时读的,耳麦里单曲循环着《一人静》,看着书上的文字,泪水不禁在眼框中打转。书的执笔者文靖清华毕业,在三联工作,时常和着一群名人打交道,有着自己的理想与追求。能写出这样朴实却又有力量的文字,不管她外表怎样,在我心中已然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在后记中提到的令她热泪盈眶的梨子和坦克的故事,我反反复复读了很多遍,感触同样颇深。我们这一辈人走得太快,功利心太强,很少有时间来驻足周围的美好。表面上看似幸福,内心却没有得到真正的快乐。记得瞿秋白曾说:“我愿意到随便一个小市镇上去当一个教员,并不是为着发展什么教育,只不过求得一口饱饭罢了,在余的时候,读读自己所爱读的书,文艺、小说、诗词、歌曲之类,这不是很逍遥的吗?”盘踞在党高位的瞿秋白内心的想法竟如此简单,也许许多人的想法亦如此纯粹,想要的只是“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日子。可生活并不是如此简洁明了,你只想做一杯白开水,它却硬生生的把你变成憋屈的碳酸饮料。迫于周遭的环境,压于对父母的责任,不得不在在世俗辗转生存。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我们做不了隐士,也不可能做隐士。不管身在何处,只要内心保持着纯粹的简单美好,心灵便不会太荒芜。

  何先生说:“人生一世,不过就是把名字写在水上。” “不管你如何奋力,如何着意,还是如何漫不经心,结果都是一样的,名字一边写,一边随流水消逝了。”(语出文靖)2009年4月25日伦敦雾

  初二·西南联大校歌

  校训

  刚毅坚卓

  校歌

  1939年,西南联大常委会核定《满江红》(冯友兰作词,张清常作曲)为联大校歌。歌词中的“仇寇”二字原为“倭虏”。

  [引 词]

  八年辛苦备尝,喜日月重光,顾同心同德而歌唱!

  [校歌词]

  满江红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阀。

  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

  绝徼移栽祯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

  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

  便一城三户,壮怀难折。

  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

  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勉 词]

  西山苍苍,滇水茫茫。

  这已不是渤海太行,这已不是衡岳潇湘。

  同学们,莫忘记失掉的家乡!莫辜负伟大的时代!莫耽误宝贵的辰光!

  赶紧学习,赶紧准备,抗战,建国,都要我们担当,都要我们担当!

  同学们,要利用宝贵的时光,要创造伟大的时代,要恢复失掉的家乡!

  [凯歌词]

  千秋耻,终已雪;见仇寇,如烟灭。

  大一统,无倾折;中兴业,继往烈!维三校,如胶结;同艰难,共欢悦。

  神京复,还燕碣!

  众法务阶梯的同学,春节快乐!

  ————————————————————————————

  法务阶梯,一本有温度的法律杂志

  我们相信,除了合同、纠纷和眼前的苟且,还有故事、诗和远方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法务阶梯(fawujieti)/微信私聊:richard-liuq

  Q群互动:法务阶梯(258845614)/赐稿邮箱:fawujieti@126.com

  官方网站:http://www.fawujieti.com


法务阶梯版权所有丨本网站采用法务阶梯及作者名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春节特辑】——把名字写在水上(2)
喜欢 (1)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