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务的自由裁量权分析 | 景堂说法务(02)

我做法务这些年 admin 1249次浏览 0个评论

《景堂说法务》是《我做法务这些年》之下的新栏目,主笔景堂。

作者兼具法律与经济背景,现任职某金融机构,故《景堂说法务》将聚焦法务工作中的实践及理论问题,也会结合经济学知识对法务工作中的效率及方法作深入探讨。

每周四,我们听——《景堂说法务》。

20160323110227_43e13ea7408e27b51bb19f03a63f21cf_7

传统而言,法务人员的定位应该是提示风险而非做决策,但是实践中不可能什么事都交由公司领导决策,法务人员自身也往往会面对着一些需要决策的问题,尤其是现有的公司体制下,法务人员作为风险防范者,先天被赋予衡量风险的责任,仅仅提示风险是难以开展工作的。公司业务发展的过程中,很多情况下需要公司法务直接给出业务能不能开展的确定性意见,此时公司法务无疑拥有了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自由裁量权的本意是指司法、行政等公权力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法律事实要件确定的情况下,在法律授权范围内,依据立法目的和公正、合理原则,自行判断行为条件、自行选择行为方式和自由做出行政决定的权力。自由裁量权最重要的内涵是“自由裁量”,其实质是依据一定的制度标准和价值取向进行行为选择的一个过程,自由裁量权存在的原因在于法律事实与法律规范并非一一对应,在法律规范应用于法律事实的过程中需要决策者依据法律原则衡量尺度。正是因为上述性质,公司法务审批合同或者给出法律意见的行为也是一种自由裁量权,因为公司法务不可能以法律规范来对公司的每一件业务都给出确定无疑的答案,而且即使有明确法规的情况下,法务人员也需要结合公司的风险承受能力做出行为选择

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公司法务自由的尺度在哪里呢?

实践中,很多公司法务喜欢自比医生,医生的职责是竭尽全力帮助病人祛除病痛,公司法务的职责自然就应该是利用一切资源帮助公司消除风险。在这种逻辑之下,公司法务自由裁量权的尺度就是一切以消除风险为目的,听起来好像很正确的样子,那么这种思维到底是否为最合格的法务思维呢?笔者借助经济学的最大化理论来论证。

39B.tmp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问题,或其他的经济最大化问题,都可以概括为: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这种理论可以应用于公司控制风险的最大化收益问题上来,因为公司运营也是在衡量成本与收益的基础上实现收益的最大化。从投入和产出来看:虽然风险控制会花费一定的成本并且会限制一些业务的发展,但是聪明的公司也明白,违规带来的损失有可能会更大,在风险控制所避免的损失大于所投入的成本时,公司的风控成本就是有价值的

那么公司投入多少成本是最优的呢?

这就要考虑到行为选择的收益最大化问题。

首先,公司需要选择风险的初始水平,这里所指的风险初始水平指的是现有的风险控制状态;

其次,公司需要考虑现有的风险水平是否使其利益最大化;

最后,在局限条件下,现有的风险水平是否为最优水平?

可以将企业的风险划分为n个非常小但有限的量(类似经济学上所谓的边际)。假设公司通过减少一单位的风险使自身收益在初始水平上有少许增加,则称此为边际收益;同时,为获得边际收益,企业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称此为边际成本。然后公司此时比较现有的状态和初始状态,如果边际收益大于边际成本,企业将重复上述行为,直到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这时,企业便实现了风险控制水平的利益最大化。

通过下图可以更清晰地理解上述问题:

A795.tmp

 

该图纵坐标表述人民币,横坐标表述风险减少量。直线MB表示因减少风险所带来的企业边际收益。

可以看出,直线MB递减,意味着最初减少一单位风险将给企业带来巨大收益,减少第二单位风险时,虽然同样会给企业带来正的收益,但是其收效已不如最初。最后,当减少的风险量已达到100%时,虽然此时给企业带来的收益仍然为正,但其效果已不能和最初同日而语。直线MC表示因控制风险所带来的企业成本,由于减少风险,公司以及法务本人都要增加成本,他们必须严密监控风险并设置各种制度规范公司员工的行为。直线MC向上倾斜表明随着减少风险的量的增加,边际成本也会随之增加。这表明减少风险起初所带来的成本不会太高,但却会变得越来越昂贵。

当MC和MB交叉于P*时,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即公司控制风险的边际收益正好等于边际成本,在此基础上减少风险的控制量则边际收益大于边际成本,即公司仍有继续控制风险的空间,相反在此基础上增加风险的控制量则边际收益小于边际成本,虽然边际收益仍然为正,但公司总体上的收益是减少了。因此在P*点上,公司实现了收益的最大化。假设继续增加风险的控制量,在横坐标100%处表示风险被完全消除,但是在该点上减少一单位的风险给企业带来的边际收益已经小于所投入的边际成本。

上图分析的结果还是很令人震惊的,即完全消除风险并不是公司的最优选择,因为消除最后一块风险的时候,较大的投入只能换来较小的收益,那么这样的投入是没有价值的。由此来看,容忍一定程度的风险才是最佳选择。当减少风险的量等于P*时,此时公司风险总量为100-P*,也称为公司最优风险水平。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经济学家的智慧,也是在综合衡量成本收益后的结果。

综上所述,公司法务自由裁量权的行使需要建立在公司收益和成本的综合衡量上,而不是一味地消除风险。公司法务首先应该是一个理性的行为人,作为公司的一员,防范风险为其本职工作,但是为公司收益最大化考虑问题则应该是一名合格的法务的价值所在。

 ————————————————————————————

  法务阶梯,一本有温度的法律杂志

  我们相信,除了合同纠纷和眼前的苟且,还有故事、诗和远方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法务阶梯(fawujieti)/微信私聊:richard-liuq

  Q群互动:法务阶梯(258845614)/赐稿邮箱:fawujieti@126.com

  官方网站:http://www.fawujieti.com


法务阶梯版权所有丨本网站采用法务阶梯及作者名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公司法务的自由裁量权分析 | 景堂说法务(02)
喜欢 (0)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